对联写作分类③装饰类④官署联

宝马线上娱乐

2018-03-13 15:27:37

导语

对联,经过千年的磨砺和沉淀,发展到今天,已成为一门独具体系、种类繁多、规模庞大、内容丰富的艺术品类。

大致可分为六大类,即:喜庆类、哀挽类、装饰类、行业类、文苑类、其它类。

装饰类包括风景联、名胜联、寺庙联、官署联、宅第联;

装饰类联是指长期题于园林、名胜庄园、官署等建筑物上的对联,自宋以后,人们将联句多题于建筑物的楹柱上,由此“楹联”一名始出,因其经久性较强,对联的内容亦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。这类对联,传世之作颇多,这不仅在于此类联的经久性强,主要的是古人在作联时,把握得当,立意深远,具有永恒的艺术魅力,多为大家手笔。

官署联

官署联多指旧社会悬于朝府县衙等各级官府门庭的楹联,这类对联多有施政演说的味道。因官员的处世态度不同,所撰楹联内容也迥然不同。有装点门面的,有沽名钓誉的,也有警世言志的。

明代大哲学家王阳明每赴新任,都要以两块高脚牌做为行队前导,两块木牌上写就一副引人注目的对联:

求通民情

愿闻己过

联语简明、精到,很好地表现了他的官风和政愿。似乎告诉人们,与民通情,其官必正。

下联是福建福安县衙的一副对联:

什么叫好官?能免士民咒骂足矣;

有何称善政?只求狱讼公平难哉。

人们知道,在旧社会,几乎无官不贪。“衙门口朝南开,有理无钱莫进来”,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,便是旧官衙的真实写照。但也不乏清官廉吏,这位作者则要做“免士民咒骂”的“好官”,行“狱讼公正”的“善政”,实在难能可贵。如真落到实处,当是此地百姓的造化。此联采用自问自答的疑问句式,用“只”、“能”提出了为官的最低标准,同时也道出了为官的最高标准,使人品出为官清廉的难处。

下联是山东金乡县令王玉池自撰的县衙大门联:

眼前百姓即儿孙,莫言百姓可欺,当留下儿孙地步;

堂上一官称父母,漫说一官易做,还尽些父母恩情。

联句写得很富人情味,读之令人心动。据传,王县令在任期间,赈济灾民,断案公允,生活清廉,博得县人爱戴,在旧社会能做到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。

也有不少贪官好沽名钓誉,为自己脸上贴金,分明是婊子,还要立牌坊,有一个贪官在自己大堂上写过这样一副对联:

得半文,天诛地灭;

听一情,男盗女娼。

这副对联看上去是一副绝妙的清廉衙联,别无挑剔。实则不然,此县衙贿赂者、说情者络绎不绝,县令全部“笑纳“。有亲近人提醒他:“你难道忘了大堂上那副对联?”县令说:“没有忘啊,因为我得的不是半文,听的也不止一情。”此联关键问题在“得半文”、“听一情”二句上。其句用了偷换概念,“半文”、“一情”谓之极少数,它给人们的概念是,极少数的钱,再小的情都不受理,再多的钱再大的情就更不会受理了。谁知他却踢开了同一律,来个“急转弯”,从另一处落笔,用语狡猾。这是说,除了半文钱,得多少钱也不会天诛地灭了。下联亦同理。此联具有浓郁的讽刺意味,多被后人当做笑话传于世间。

文:佚名

图:网络